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045章 血腥之夜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3:16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045章 血腥之夜

殷氏派出的人或者遭受到杀戮,或者遭受到袭击,掀起了殷氏自王棺爆炸以来最大的危机。请大家看最全!

而且这种危机没有因为殷天歌下令就避免,反而比之开始的时候更加的猛烈,不少殷氏的人或者死在了回去古堡的路上,或者刚收到要求回去的消息还没有出门,就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切的残酷和血腥在这个黑夜之中蔓延,让殷氏的每个人愤怒的同时就是深深的恐惧。

楚天出手了,而且是最血腥和残酷的出手,根本不给殷氏丝毫反应的时间。

殷氏古堡顶上,殷天歌坐在轮椅上,看着在这个黑夜里忙碌着防止楚天攻击的殷氏子弟和精锐,也在那里听着消息一条条的传回来。

从开始到现在被张卧薪派出去的人,已经死了六个,而且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因为张卧薪派出去处理事情的人有几十个之多,而现在一个都没有回来,看向那深沉的天空,殷天歌神色掠过淡淡的无奈。

似乎已经能见到血腥的结果一般。

本身独自安静的殷破天来到了楼顶之上,挥手让其余的人都先下去,自己拿着一张椅子走过去坐在了殷天歌的旁边。

平和的脸上浮现不忍之色:“六个了,一个都没有回来之前,血腥也就不会停止,天歌,你现在还觉得楚天心存仁慈吗?”

结科不远情敌学接冷恨仇星

“他,依旧仁慈。”殷天歌平和的一笑,心里疼痛着殷氏众人一个个的死去,但在他的脸上很难可以看出来:“至少对待朋友和无辜的人是这样的,我们是他的敌人,他何须对我们仁慈?我们会对他仁慈吗?”

结科不远情敌学接冷恨仇星“他,依旧仁慈。”殷天歌平和的一笑,心里疼痛着殷氏众人一个个的死去,但在他的脸上很难可以看出来:“至少对待朋友和无辜的人是这样的,我们是他的敌人,他何须对我们仁慈?我们会对他仁慈吗?”

“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楚天使用什么手段我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殷破天神色无奈:“可死去的人,是我们的亲人。”

殷天歌双手一摊:“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殷氏的绝对精锐都收拢保卫着古堡的安全,他们每个人出去都带了保镖,但却依旧躲避不了被杀的命运,我就算派出去支援又能如何,不是只能祈祷命运眷顾他们一点吗?”

“而且,楚天也许就在路上等着我派人去,我无法下决定。”

自求多福!

殷天歌的态度已经向殷破天传递了一个这样的消息,虽然显得有点残酷,但他们也毫无办法。

微微的叹息一声,殷破天说道:“开始,就不该针对楚天,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父辈,都错了。”

殷天歌没有再和殷破天去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怎么讨论这一战都是要进行下去的,不是楚天死就是他殷天歌死,这是已经注定的事实。

偏头,捕捉到殷破天的皱纹似乎深了几分,殷天歌能感受到他心里对于亲人如今死去的悲戚。

摇摇头开口:“大哥,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说过愿意去改变,只是如果我真的那么去做死的就只能是我,楚天杀我无所谓,但族人杀我,那不是我想看见的。”

殷氏从被开国领袖赶出华国到现在过去了几十年的时间,殷氏的各支都心存怨恨,从他们父亲的那一代开始就是如此,作为家主首先要做的事情,也是必须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回到华国,回到他们的家乡。

孙地不地方艘球战冷显秘

可以为殷氏的回归做出努力是成为家主的基本,当然能力也是必须的。

而如果这个家主无法为殷氏最基本的条件去努力,也就没有成为家主的资格,好比殷天歌,一旦他改变了殷氏的方针,不单止他要死,甚至他这一系的人都会遭受到各支各系的排挤和打击,也许他的妻妾和子女,都会全部死去。

身不由己,只因身在江湖。

殷破天拍拍殷天歌的肩膀:“这些年辛苦你了,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死了,我保证你的亲人一个都不会受到伤害。”

殷天歌点点头:“我相信大哥。”

“另外他怎么样,你去瑛国见到他了吗?”

殷破天本无波动的神色微微牵动,一个字都没有说,陷入了沉默之中。

殷天歌也知道提起那个人对于殷破天是一种沉重,所以他安静的也没有去打扰沉默的殷破天。

殷氏目前遭受到楚天的凶猛打击,哪怕是他这个家主都改变不了任何的东西,因为殷氏死了很多人,这一切都是因为楚天,而且楚天也几次差点死在了他们的手中,双方注定的不死不休。

至少目前的局势就是这样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愿意出现的话,有些东西也不是不可以改变的。

因为殷氏的一切都是他们父辈订下来的,只有那个人,可以让这一切出现转机,但如果那个人出现的话,殷破天心里难免有痛,因此殷天歌一句话都没有说,等待一般。

两人就这样坐在那里差不多安静了半个小时,中途有殷氏的人来汇报,在外的两个殷氏子弟又联系不上,估计已经死去,但都没有让殷天歌和殷破天有任何的动容。

“我希望殷氏的每个人都可以放下仇恨,和华国和平共处。”

这种沉默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殷破天似乎苍老些许般的开口:“我在劝你们放下心中的仇恨不要过于的执着,如果我自己反而放不下间接支持了你们的仇恨,我想我自己都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只要他出现...”

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一般,殷破天大手挥过:“我可以忘记以前的一切,放弃我一个人的仇恨换取殷氏更多的人存活,足矣

!”

殷天歌闻言爽朗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来握住了殷破天的手:“或许,这就是机会吧,我们永远都是兄弟。”

艘不地远独孙术陌阳所太学

殷破天无奈一笑:“只是,在那之前,你依旧还是要按照家族的意志去做。”

“是的。”殷天歌也知道这是一个很现实残酷的问题,但双方又都不能去逃避:“只能希望,那一天可以来早一点吧,不然殷氏死的人,只会是更多,楚天我研究过,那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我还真舍不得杀他啊。”

敌仇不地情后球由闹通孙所

殷破天接过话来:“也许,是他杀了你呢?”

敌仇不地情后球由闹通孙所殷天歌闻言爽朗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来握住了殷破天的手:“或许,这就是机会吧,我们永远都是兄弟。”

殷天歌没有在意殷破天说出这样的话,到了他这个阶段,也不会因为言语去动气:“谁杀谁,终究都是要死一个人的。”看着夜空,殷天歌忽然站起身来,脸色略微的难看:“大哥,外出的子弟除外,还有一个人啊!”

殷破天的猛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三叔!”

在殷天歌和殷破天想到一些东西的时候,距离殷氏古堡四十五公里之外的一处顶尖别墅区,三长老带着殷氏二十个殷氏精锐从屋内走出来,旁边还有一个秃顶的中年人跟随,正是三长老的儿子,殷天逸!

因为白天的经济阻击造成了殷氏暗中掌控的各大集团公司出现了波动,他和三长老前来负责召集公司高层进行会议制定安抚计划,直到刚才才结束。

“楚天这个王八蛋,太狂妄了。”

走出了别墅等待着保镖把车开来,三长老恼怒的喝道一声。

殷氏古堡已经来了消息,外出的殷氏子弟遭受到暗杀和袭击,已经死掉了几个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也可以肯定是楚天做出了这一切,三长老焉能不怒。

殷天逸拍拍因为愤怒咳嗽的父亲背部,说道:“父亲,不要动气了,还是先回去殷氏古堡再说,外面不安全,楚天是王八蛋,但却是一个有实力的王八蛋。”

愤怒归愤怒,但这些东西三长老还是懂的,而且他还比之殷天逸知道的东西多一点。

敌仇仇远酷后球所月球阳星

有人已经告诉他,殷天歌让人把殷野君送出了殷氏古堡要去医院,因为和天养生一战牵扯到了断臂的旧伤伤势加重,要去到医院接受治疗。

在许多殷氏之人的严重是很正常的,但三长老明白,殷野君虽然受伤了,但也不一定需要去医院,殷氏的医生配合上齐全的医疗设施足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而这样的情况下殷野君还是被送走,三长老知道,殷天歌是要殷野君去送死,摆下阴谋差点干掉天养生的他,楚天怎么可能放过?

目光微沉,三长老拳头握紧颤抖着:“最好不要乱来,不然我废掉你这个家主。”

殷天逸见车已经来,招呼上车时听到父亲说话,问道:“父亲,你说什么?”

三长老欲言又止,摇摇头:“没什么!”

这些目前都只是猜测,不能随意的说出来,不然就算他是殷天歌的三叔,但家主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

殷天逸感觉三长老一定没有说实话,但也没有继续的追问:“那走吧。”

孙仇远科鬼艘学接月地不方

正准备上车,周围原本只是微亮的路灯忽然之间更加的明亮宛若白昼一般,殷天逸全身绷紧,目光凝缩站在三长老面前,看向左手边的路口:“该死!”

三长老揉揉眼睛适应忽然的光亮看去,脸色微变:“太目中无人了。”

十个完全被一身黑衣包裹只是露出眼睛的黑衣人在一个男子的带领之下慢慢的走来,杀机慢慢的凝聚。

站在前头的是原青衣,只见他走到了距离殷氏众人十米的时候,拔出了武士刀:“杀!”

本书来自: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绵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新余治疗盆腔炎医院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绵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