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龙域战神 第257章 猎物

发布时间:2019-12-04 18:21:43

龙域战神 第257章 猎物

和煦的阳光下,森林中一派祥和。

袅袅轻烟飘荡在微风中,原始部落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在惬意地各司其职,只有一群小家伙们在雀跃地闹腾着,不时拿着小树枝戳柳北水一样,其中还有几个不停地流着口水。

倏地,与柳北水有一面之缘的那名金尾少女,拿着一支长矛走了过来,看柳北水露出色·咪咪的神态,叶青城问道:“你之前看到的就是她?”

“长得如何?”柳北水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看到的是美人,她看到的可是难得的猎物。”叶青城笑道。

“何必这么扫兴,她们对我们又构不成威胁。”柳北水説道。继而,他盯着那名金尾少女,她正得意地盯着她的“猎物”,道:“小蹄子,马上你就成为本少的‘猎物’了。”

见柳北水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金尾少女似乎看懂了什么,她气愤地拿着长矛向他比划一下,便气呼呼地离开了。

这时,处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小扁在巨大的汤锅中浸泡了一会,突然苏醒过来,接着,它从锅中跳了出来

,带着一身热气,走到一株藤蔓前,懒散地吃起了藤叶。它这举动,当即引起一群金尾人的惊叫,他们急忙跑过去,将它围拢起来,然后捆绑住,又丢回汤锅里。

但是,没过多久,小扁又跳了出来,继续去吃藤叶。金尾人再次咋呼咋呼地将它捆住抬到锅里。

看到这反复几次骚乱,柳北水无奈地説道:“这些家伙该有多蠢,肯定要用煞魂迷烟呀。”

结果,最愚蠢的一个家伙,竟然在小扁第四次跃出来之后,拿着一根粗棍,狠狠地夯击在它的脑袋上。这一击,并没有打晕小扁,相反,把它给打生气了。它缓慢地转过身,将屁股呈现在那金尾壮汉面前,金尾壮汉毫不犹豫地又冲着它屁股夯击一下。

紧接着,就是一串空气爆裂声,以及一道惨叫声传来。

那个金尾壮汉仿佛一只疾矢般,瞬间飞窜到天穹上,坠落到几百丈之外的森林中。

小扁这一击,顿时引起了金尾族恐慌,他们先是被吓得四窜逃跑,继而,又拿着一颗颗“黄色鸽子蛋”——煞魂迷烟,纷纷跑过来,将小扁围拢起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森林中猛地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声,犹如苏醒的龙吼般。声间瞬间化为呼啸的飓风,将周围的树叶刮的哗哗作响。

所有的金尾族人,皆在这种恐怖的吼叫声中,惊悚地四下环视,脸上布满了惊惶之色。

“这是?”叶青城正在嘀咕,猜测这种声音,柳北水却脱口而出,惊呼起来。

“火阳兽!”

“你知道?”叶青城惊奇地问道。

“周围的火阳果藤!”柳北水説道。他凶兽的了解远不如叶青城,但是,他对灵草果丹的了解,却比叶青城强得多。他曾説过,火阳果周围一般会守护着强大的凶兽,很显然,他是因为对这种灵果的了解,才知道这种凶兽的。

少顷,森林的东部位置,出现一道道狂暴的奔腾声,轰隆隆的,仿佛地震一般。

叶青城的脸上,也显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这群金尾族人他并不害怕,但是,这森林中的凶兽,却是非常危险的。他能这种吼声中,听到了一种凶猛的气势。

此时,金尾族人放弃了小扁,全部处于备战的状态。他们中的老少妇孺,纷纷将那些小家伙们抱起,躲到后面,强壮的汉子则一手持着长矛,一手抓着煞魂迷烟,站立在前排,紧张地盯着森林东边。

火阳兽尚未到来,森林中便出现一串树木横倒的恐怖场面,一株株古树相继横倒、断裂,飓风掺杂着碎叶凶猛地席卷而来,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奔腾而来,震撼着很一个人的心脏。

忽然,一股烈焰率先喷射出来,一头长过十三丈、浑身布满暗赤色鳞甲的恐怖蜥蜴冲了出来,赤色的烈焰汹涌地升腾在它身体上。它那双龙瞳般的幽碧眼睛,凶横地盯着眼前这一片惊慌的金尾族人。

“三阶巅峰,雌火阳兽!”柳北水扭着脑袋,惊骇地盯着那头腹部臃肿的恐怖凶兽。

“咻、咻、咻、咻……”霎时间,一支支简陋的长矛,极速飞射出去。但是,它们射在火阳兽的鳞甲上,根本就是丝毫不损,相继被弹飞出去,化为一支支燃烧的火矛。

而后,在金尾酋长的惊呼下,所有金尾壮汉,不顾一切地抛出他们的法宝。

“嘭、嘭、嘭、嘭……”一颗颗“黄色鸽子蛋”瞬间飞射出去,爆炸在火阳兽的面前,瞬间形成一层黄色的烟雾,将周围几十丈的面积遮盖起来。

紧接着,黄色迷雾中遍传来一阵轰隆倒地声,所有的金尾族人先是一怔,还没来得及欢呼,又一道沉重的奔腾声,紧随其后,凶悍地冲了过来,直接冲破黄色迷雾,将它恐怖的身影展现在所有目光中。

它的体型比之前的一头,小了一倍,但是,它体魄并不臃肿,而显得极为凶暴、彪悍。它身体上覆盖着一层暗碧色的鳞甲,额头上长着两根锐利的黑角,用赤红的双目,凶残地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四阶!雄火阳兽!”柳北水头皮瞬间炸麻,这怪物可比这些炸炸呼呼的金尾族危险的多,它甚至比千花还要恐怖。

更麻烦的是,之前被倒地的雌火阳兽,竟然又摇摇晃晃地站立起来。

见到这一幕,这群金尾族人当即放弃抵抗,犹如一群树倒的猢狲般,瞬间惊叫地四窜飞逃。

“喂!喂!”柳北水惊骇地盯着那群拼命逃窜的家伙,怒喊道:“放开我们,我们能救——”

他的话还没有説完,所有金尾族人都不见地踪影。

“大家都忙着逃命,谁还有功夫管我们?”叶青城説道:“况且,他们也听不懂我们説话。”

两头火阳兽并没有立即追杀金尾族人,它们甩动着硕大的脑袋,逐渐从晕腾中清醒过来。也就片刻时间,所有猎物都逃跑了,除了两个被捆绑在木柱上的人类。故而,它们幽然地踏动着沉重地脚步,向他们走了过来。

“还差一diǎn。”柳北水恼怒地説道。

“没时间了,先逃吧。”叶青城催促道。继而,他猛然拧到一下腰部,暗中动用劲力,瞬间将背后的木柱子拧断。不过,他双臂还被蟒筋束缚着,背着半截木柱。他果断抬起脚,当即将束缚着柳北水的木柱子踢断。

最后,他肩膀上快速飞窜出一道乳白的左鳞藤,将依然昏迷的小舞,和沉睡的离火束缚住,带着它们快速向西逃窜。柳北水同样背着半截木柱子,紧随他的脚步。

那头体型巨大的雌火阳兽,当即锁定他们身影,奔动着粗大的四爪,凶悍地向他们追去。

倏地,柳北水扭头看了一眼,惊呼道:“小扁被吃了!”

他们身后,一头雌火阳兽凶残追来,雄火阳兽却没有立即动手。它盯着面前一头瘦弱的老毛驴——小扁,疑惑地打量一眼,小扁耷拉着眼睛,看着它,并没有立即逃跑,甚至都没有一diǎn惊慌。小扁的淡定激怒了雄火阳兽,它猛地张开利齿狰狞的大嘴,一口就把小扁吞了下去,连个隔都没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