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龚琳娜回应神曲被炮轰芣因谁說什么而改变

发布时间:2019-12-05 09:48:04

刚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推出《法海,你不懂爱》,又在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分别推出《金箍棒》和《爱上大笨蛋》,龚琳娜再次引发争议。有人翻出她十年前的音像,哀叹岁月是把刀。但龚琳娜十年前的出走恰恰是她不能忍受那种没有灵魂的歌唱。与舞台上夸张的表演、另类的声音表现不同,面对观众的嘲讽、面对业内人士激烈的批评,她显得淡定从容。

连续推出三首歌,引起这么强烈的争议我事先没想到。友的留言我会去看,认真去研究,但这不能改变我和老锣的音乐创作风格,因为我们就是要在音乐上有很多变化。接受本报专访时,龚琳娜如是说。

关于三首新歌:

这是一个龚琳娜贺岁档试验

她告诉,一直以来,最想做的是龚琳娜贺岁档的音乐品牌,因为我们现在的团队叫龚锣幸福团,在这个团队里所做的音乐不仅是《忐忑》风格,也有古诗词、民族音乐探索等多种风格的作品。这次推出的三首歌实际上是一个试验,当初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都想要《金箍棒》,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我给了《法海,你不懂爱》,小年夜唱了《金箍棒》后,江苏卫视还是希望我拿出新作品,我问了他们观众构成,是白领居多,于是我们推出了微型音乐剧《爱上大笨蛋》。

她说:我们这样做形成了贺岁音乐三响炮,用音乐讲故事,让音乐有一些幽默状态,这是我很多年都想做的贺岁音乐会。我和老锣就是这样的性格,喜欢玩音乐。是不是神曲,那是观众封的。

关于批评:

会看会研究但不会因此改变

三首新歌引起争议,龚琳娜很淡定。创新过程中观众不习惯,我们的三首歌又都是首演,也不可能完美,但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意,我们非常认真,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想博什么,我们是要展现音乐中生命的活力,展现自由和心灵的张力。至于引起了一些人的反感,我想是触动了他们的某种神经,因为我们的音乐主旨是音乐是自由开放的。

电视剧《西游记》的曲作者许镜清在微博上对龚琳娜表示了极大的不满:龚琳娜自从唱了忐忑之后,她的名字在人们心目中已经开始闪光了。但是她越滑越远。以至于演唱低下恶劣东西污染广大听众。我怀疑这《金箍棒》还能称之为歌曲吗?面对如此激烈的批评,龚琳娜的反应却相当平和:许老师说了他很直接的感受,我以前唱过他写的歌,我能理解他也感谢他,我不会生气。因为我们走的路很不一样,但我也不会因为谁说了什么而改变。《法海你不懂爱》和《金箍棒》以后,我也接到很多鼓励。一些听众希望我沿着忐忑的路子一路走下去,但我也不会迎合。

关于十年前:

肯定不回去,也回不去了

近日不断有友翻出龚琳娜十年前在青歌赛的演唱视频,发出今不如昔之叹,对此,龚琳娜说:当年我的演唱是甜甜美美的那种,但十年前我唱那些歌总感觉双脚不着地,很惶恐。所以,尽管当时我已经是团里的国家二级演员,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担忧一辈子唱这样的歌没有人听。到了德国在大森林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也练了很多民歌,我觉得我完全融入自然,歌唱更接近灵魂。在国外我也不断演唱,也有很多观众喜欢我的歌,但我还是要为中国观众唱歌。《忐忑》正是我积累了很多之后等待释放的时间点。我第一次为中国观众唱《忐忑》是参加邹老师师生音乐会,大部分是专业的观众,当时就引起不少议论。《忐忑》火了,这其实是给了我一个机会。我和老锣对于音乐就是有一个玩的心态,能够玩起来最重要,让观众快乐,在这里面不少人享受了快乐。

龚琳娜说:我肯定不可能回到十年前,也回不去了。

关于丈夫老锣:

他对中国民族音乐十分尊重

龚琳娜的丈夫德国人老锣言语直率也颇引争议,不久前在中央电视台民族器乐大赛上,他批评一些民乐选手不仅模仿西方的音色,更严重的问题是模仿西方的表达。这些评论颇刺耳,有人甚至说让外国人滚回去。龚琳娜说:老锣看到这些言论很伤心。他对中国民族音乐文化是十分尊重的,否则也不会说这些话。一个外国人用他的观察找到我们的一些问题,他觉得是帮助中国民乐。他一直在做着努力,到现在他无怨无悔。

在今年的三首新歌中老锣亮相,龚琳娜介绍并非事先设计。最早我们也没有想到让他唱,是湖南卫视方面建议他上《法海你不懂爱》,发现他演得还挺好。《金箍棒》最早我们是想找其他演员唱,但找不到合适的。而《爱上大笨蛋》本来就是一首男声的歌,他先指挥交响乐团后唱歌,这事很好玩,增加幽默感是第一位的。

关于未来:

不会改变我们的音乐追求

说到未来的音乐发展,龚琳娜说:我们一直坚持真唱真伴奏,有了这三首歌的实验,我们会在今年推出音乐会,这场音乐会将是多种元素的集合,在此之前我们会对这三首歌进行完善,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音乐追求。同时,我们要做一场小型的古诗词音乐会。我们现在有了自己的团队,叫做龚锣幸福团,有了自己的大白嗓合唱团,我们要通过音乐讲故事,让观众看到多种元素的音乐,和观众一起玩起来,这就是我最想做的事。

龚琳娜自解神曲

《忐忑》:这其实是个严肃作品

其实《忐忑》是个严肃的作品,我在国外唱了三年,没想到在国内一唱就引起这么大反响。我和老锣的音乐自由随性,表演投入,比较适合在现场表演,但电视前的观众看来就不免有些夸张。有时我也想在镜头前控制,但一唱起来就忘了。我的歌曲在现场听比在电视机前听要好一倍,也没那么夸张。

《金箍棒》:吼音借鉴了秦腔黑头唱法

《金箍棒》时的那几声吼音,其实是从秦腔的黑头唱法来的,只有这样吼,才会显出齐天大圣的霸气。我特别感激成功演绎孙悟空的艺术家六小龄童,在我唱完《金箍棒》时,接到他的一个短信,他认为我的歌可喜可贺。我问为什么,他说:你是站在国际的角度去演绎西游文化的,而对于中国的观众,你还需要有些耐心。

《爱上大笨蛋》:掐了《如梦令》很可惜

这是原本三首歌形成的一个音乐剧的作品:《四季歌》、《爱上大笨蛋》和李清照的《如梦令》,特别遗憾的是,江苏卫视播出的时候将《如梦令》删了,使得原本的音乐剧故事不完整,让观众感觉莫名其妙,这是我最痛心的。整个音乐剧写的是当夫妻有矛盾的时候,男人应该有自嘲精神,放下男人的架子。而原来《爱上大笨蛋》是为大白嗓合唱团的男声无伴奏合唱写的,是一首男人的歌,所以后边才有那首为李清照的《如梦令》写的歌,这样才能展现龚琳娜的演唱。

纺织机械设备
食疗养生
内涵笑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