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二百零九章 妻妾纷争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4:12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二百零九章 妻妾纷争

历史的车轮,总是在各种跑偏之后行驶到预设的终点。

在争夺回龙教教主宝座的事情上,我想过投机取巧,我想过借助神威,利用人心,张殿心也理智的想要退位让贤。然而百般计划之后,最终我俩还是没躲过这最终的一战。

我的胜利也是预设的终点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个终点的设计者又是谁呢?这个我就又想不通了,所以只能继续做自己擅长的事。

我逍遥快活我的,那个负责预设终点的人,你要做好自己的苦逼工作呦~~~

喜事连连,喜事连连呐~~

经过冬殿主峰之战,张殿心及其麾下势力被我一举击溃。在万龙阵的滔天威势之中,夏秋两殿门属抛下张殿心溃散而逃。原来这老小子人缘这么差呀,我说的连教主都不愿意干了呢。

大战之后,夏秋两殿的教务工作因为人员的大幅缺失几乎瘫痪,依靠剩下极少数不够资格参加当日大战的外门弟子根本无法支撑。虽然因为流程问题我还没正式接任教主之位,但我说的话一样有力度。

为了保证回龙教和剑宗的教务工作不受影响,或尽可能减少影响,大战结束的第二天我就召开了紧急会议,现场将各殿工作重新布置。

首先我将妆若安排到禧堂暂时代职堂主一职,刘春远被我安排到了夏殿,暂代夏殿掌殿,全面接管夏殿的工作。

我让刘春远从老班低中抽了二百人,又把周海春从杀堂堂主的位置上撤了下来调给他,一切只为尽快稳定夏殿的各项工作。至于杀堂空出来的堂主位置则由万隐宗宗主暂代。

夏殿虽然也是一个完整殿门,但业务相对集中,不甚繁重,有刘春远这个老堂主坐镇自然可靠。但秋殿方面就不一样了,秋殿业务本就繁重,因为连任了四届掌教本殿,剑宗的所有工作也积压在那里,非常的麻烦棘手。

经过思考,我把冬一栋从冬殿副殿的位置上调到秋殿,暂代秋殿掌殿一职。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我相信以冬一栋的慎密心思和老道经验都处理不好的话,其他人也不可能比他做的更好。

张殿心的拥簇亲信在他落败之际,为免受我的追责纷纷逃散。但毕竟不像夏殿,夏殿有夏丹组织,一跑就全跑了,秋殿还剩下不少人。

这些剩下的人中大多数是殿属门派弟子,也有一些秋殿门人。对于这些人我并没有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进行严苛的追责问罪,我又不是政治家,没必要搞清肃。我将这些人的生死大权直接交给了冬一栋,这样有利于他的工作开展。

秋殿方面因为灵兽园已经无法按照教规流程开放,主峰又被喜春毁了,所以基本上算是没有任何业务。我将冬殿的人员进行了分流,分作两批分别划入夏殿和秋殿,解决了一部分人员紧张的问题。

而冬殿空缺的掌殿之位,我则委给了在此战中立有大功的殿属门派。醉仙楼罗胖子暂代掌殿之位,神农山李肆暂代副殿之位,万隐宗护法樱娘暂代灵兽宫主之位,三大殿属驻山弟子全部搬入冬殿。

虽然安排的较为仓促,又没能正式加冕任命,但那些受到晋升和被我委以重任的人,一样都是喜出望外干劲十足,好像天下都已经被我们打下来了一样。至于那些在大战之后没有得到实际实惠的也没有急躁争功,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这次事件中他们谁也不敢自称有功,为啥?还不是因为喜春!

到啥时候也别忘了,在这次事件中击败张殿心是次要的,如果没有这事儿,张殿心跟我就和平交接了,我照样是回龙教的教主,照样是剑宗的宗主。

而经过喜春这么一闹,我跟张殿心和夏丹彻底撕破了脸不说,还直接导致回龙教少了一半的精英骨干内门弟子,不少殿属门派也随之溃散不归。

能不伤元气吗?能不受影响吗?短短的两天时间已经有流言传出:喜春这次胡闹为回龙教带来的损失,已经远远超过了十年前那次剑宗轮防之灾。

在这样的前提背景下谁敢自讨有功,说自己有功就等于是说喜春有过,喜春有过该不该罚呀?该罚的话怎么罚呢,她犯的可是叛教攻山的不赦重罪啊!

龙阳仙舍中,曼柔倚着床,半躺半坐可舒服着呢,喜春跪在床边撅着嘴为她捏腿。

我看喜春好像有些不情愿,教训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服还是不情愿啊?你当我们愿意欺负你呀。李肆李大夫说了,曼柔已有七月身孕,没有修为在身需要经常舒活血脉,你都散仙境界了还吃不了这点苦累吗?”

“不是不是啦。”喜春连忙辩解:“妹妹伺候夫人心甘情愿,不怕苦累的。”

我指着她:“看你那嘴撅的都能挂衣服了,还说心甘情愿。”

喜春不理我,摇晃着曼柔的粉嫩脚踝央求道:“夫人夫人,你替我求求夫君,让他消消气,尽快恢复了我的副殿职务吧,我都已经认错了呢。”

一听喜春这不明事理的话我就来气:“姑奶奶,撤了你的副殿你还委屈啊?你看看回龙教因为你都成什么样了,要不是瞧在我的面子你早被人民群众抓起来问罪了!”

喜春低头不敢回嘴,曼柔却又不忍了,她抬手让喜春扶自己起身,慢慢踱到我身边。芊芊玉手轻握成拳,温柔的垂着我的肩膀。

“夫君怎能真跟喜春置气,若不是喜春一番胡闹,夫君怎能有当众力挫张殿心的机缘,又如何能成今天这般敌对者自退,归心者顺服的局面。”

曼柔说的没错,若不是因为喜春闹到了这一步,我也不会与张殿心交手,更没有在全教面前一展真正实力的机会。而且原本被我视作日后大患的夏丹也因此率众溃逃,直接交出了夏殿的大权,着实省了我不少事。

但我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彻底改变喜春的任性脾气,所以即便是曼柔求情我也不能松口。

“你觉得自己看的挺透彻呗?你意思没有她一顿胡闹我自己就解决不了这些事儿了?”

曼柔对我一向又爱又怕,听我语气不善便不敢再出言相求,轻轻一福自责有错,任喜春怎么偷摸摇晃她手臂也不敢再说。

可喜春什么时候懂得深浅轻重了,她之所对曼柔这般乖顺,全是因为亲身感受了薄情苦楚,自认亏欠太多,可对我依旧是任性纠缠。

见曼柔不肯帮她,她便又低头往我怀里钻:“好闹春好夫君,你就复了我的职务嘛。你答应过要陪我见爹娘的,到时我一个小小女徒的身份可是够丢人。我不要丢人,我要威风凛凛。”

我打了个哈哈不为所动:“你还不威风啊,回龙教都差一点让你夷平。”

喜春在我胸前摇头挨蹭:“好夫君莫要生气了哈,你复了我的职位,我保证今后像猫儿一般。”

喜春的话让我想起了与她在紫府仙园中的欢快时光,哼了一声随口道:“别提猫啊,挠人还掉毛。”

喜春立刻听出我话语中玩笑的成分,赶紧抓住机会加码提条件:“宝贝闹春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复了我的职位,我便让你见小妖精。你想清楚再回答呦,我和夫人可伺候不了你呢。”

这个条件提的我有点动心,其实现在山上敢对喜春有怨言的都是春殿以外的人,春殿本门都知道我俩的亲密关系,有我调解,自然不会有不良情绪散播,所以就算我复了她的职位也没什么。过后我只要随便捏造一个理由,说喜春受心魔影响也行,说是受我安排逼宫也行,怎么都圆的过去。至于调教脾气心性什么的慢慢再说呗,其实如果不闯祸的话,我还是很喜欢喜春天真活泼又任性的性格的。

我刚准备与喜春谈谈细节,一直沉默的曼柔发问了:“夫君,你们说的小妖精是谁呀?”

我有些小难为情的挠了挠头:“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喜春的金身,小妖精是我给她取的外号......”

曼柔哦了一声,似乎在思考什么。喜春原本还担心曼柔不快,此时得知曼柔早已知情,顿时放下心来,对我央求道:“好不好嘛,你就答应下来呗,你若是嫌弃小妖不懂事我可以在旁调教呀,她最听我话了。”

喜春故意挑逗我,效果很好,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可我刚要答应曼柔却又插言道:“夫君请恕妾身多言,喜春妹妹的金身是她气血所化,受夫君宠幸也是应当。但夫君乃剑宗宗主之尊,不可多行无名无份之事,若夫君难耐寂寞,妾身早已为你安排了待嫁妾侍的人选。”

我知道她说的是冬缘,可说实话,我是真没那个心思啊。

喜春从我怀中抬起头来问曼柔:“夫人,你真的打算为夫君纳妾吗?”

曼柔点头:“夫君是大英雄,自然须有成群妻妾服侍。”

喜春神色有些难过:“可是...你这么做的话,心里面不酸么?”

曼柔回答:“既为人妇,就得处处以夫君为主,怎能因自己的妒心影响夫君。”

喜春撅嘴:“夫人说的我不懂,我也不依。”

曼柔脸色一沉,自打她前日当众训服喜春以来,喜春还是第一次跟她作对:“放肆,为夫君选妾自然是本夫人的职责,何须你来质疑。”

喜春抱住我的腰摇头道:“我承认你是夫人,我也不与你争,但再纳妾侍我就是不依。”

曼柔气的一跺脚:“许你以金身迷惑夫君,却不许夫君纳妾,这分明是妖妇所为,你给我跪下听罚!”

喜春直接把头往我怀里一埋,不回嘴也不回应。

我想劝,可是不知如何开口,因为这个事儿确实得解决一下,但我还没想到怎么解决呢。

如果顺着喜春的意思,不但会让曼柔难过,也断了再添妾侍的美好期望;若顺着曼柔的意思,不但与小妖精再难相会,说不定还会引得喜春妒心大作,再惹出什么是非来。

曼柔还要以夫人之尊教训喜春,这时值守在外的小娥来报。

我长吐了一口气,救场的终于来了,我暗示曼柔喜春不得吵闹,隔门宣问:“啥事啊?”

小娥气息平定,但话语内容却是让人惊喜交集:“香堂山传来消息,金銮金堂主马上要生了。”

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左手拉住曼柔右手拽着喜春兴奋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走!观摩学习去!”

深圳仁爱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安阳男科医院
广州白癜风
石家庄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