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不朽仙帝 第六十四章 谁是坏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3:45

不朽仙帝 第六十四章 谁是坏人

“军人?”

林杨云和云伯两人凛然一震,云伯更好似心中有什么被戳破了一般,脸色好像打翻了五味瓶,难看无比。

“谁告诉你,我们是军人,我们明明是强盗好吧?”一个强盗走上前来,理直气壮地説道。

“如果你真是强盗,那么你还需要解释那么多吗?你也是够蠢的,执行个杀人任务,竟然做出抢劫村落那种暴露行踪的事情。”郭晨嗤笑道,接着又以一种诡异的微笑看向云伯“云伯你説是吧?”

“是吧。”云伯尴尬一笑,身体微微往后倾了倾。

郭晨看到这一幕,心中好似有了答案,便不再看云伯,掉转过头来望着那些强盗:“我説,接下来,是你们一个一个上,还是我一个自己单挑你们全部人啊!”

看着眼前少年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后,那些强盗竟是不敢出声,半响之后,才是有一名强盗地踏出来。

他开口道:“哼,少给我嚣张,还当我们是大白菜了是吧?想杀就杀,想虐就虐?兄弟们,竟然我们的事情败露了,一起上吧!”

强盗终于还是説出了事实,显然它们也知道郭晨的可怕实力,不敢单枪匹马对战。

“吼——”

一声战吼从强盗群中传出,一个手持着大刀的彪悍强盗骑马冲出,双手挥舞着大刀,凶神恶煞地吼道:“xiǎo子,别以为我们还真怕你了,看你爷爷我一刀将你首级取来。”

“哼!”郭晨眼眸中一阵寒芒陡然绽放开来,好如一道机关枪扫射,紧随着的就是漫天雷霆的轰炸,淹没了整块大地。

“啊——”强盗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显然不敌郭晨。

也对啊,他不过是炼血境巅峰的一个普通修士,连一座血海都没有筑成,怎么可能与郭晨相抗衡。

其实,在场的所有强盗最强的也不过是普通的凝元境强者罢了,郭晨的这些雷霆早已超越了普通凝元境的范畴,绝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死!”郭晨气息急骤飙升,九座血海显现而出,雷族宝术的力量也在急骤攀升,那可怜的强盗也自然是死了。

郭晨亲自出手了,他不想再等待,想要迅速解决掉这些不知所谓的“军人强盗”,并要将这一切还原真相,洗清自己的罪名。

他身形疾动,在半空中掠过一道残影,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拳,朴实无华的一拳,但那一拳却又是那么劲爆,被击中的强盗顷刻间便爆成一片血浆了。

嗖嗖嗖!

他的身形太快了,如同鬼魅一般无法探究,及时是那名凝元境强者,也只能扑捉到一些残影罢了。在场的强盗,一个一个地化为血浆。

轰!

那凝元境强者也死了,连郭晨的一拳也挡不住,身体寸寸破裂,最终与他的同伴一般化为血浆。

“哈哈哈,这些家伙到底还是笨蛋,也不知道要派遣更强大的修士来,倒是原封不动的模式杀来有何用?”郭晨仰天大笑一声,望向了不远处忐忑不安的云伯。

“郭晨少侠,这次多谢了你的救命之恩了,要不是你林某恐怕也要葬身于这场截杀之中,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时林杨云走上前来对着郭晨拱了拱手,很是尊敬。

郭晨给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脑袋眼睛转了转,才道:“给我把那个老头给杀了!”

林杨云顿时愕然,郭晨指着的老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云伯啊!

“郭晨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就一直对老朽赶你走的事情怀恨在心?”云伯理直气壮地説道,数落着郭晨的不对。

“云老头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莫非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的xiǎo把戏?又想要挑拨离间了是不是?”郭晨眼睛瞪得大大的,让人心惊。

这时,马车上的人再次来到了两人的中间,欲要调和云伯与郭晨的冲突。

云伯看见了自己的主子炎林,好似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苦声哀求道:“少爷,你看这郭少侠如今是欺负到门来了,要将老朽抹杀在此。老朽一生对炎家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为何还遭此横祸?”

“你这老头又在装蒜。”不远处,郭晨撇了撇嘴,并不説什么,等待炎林説话。

“云伯,我知道你是如此,但是郭晨大哥针对你也不是无原因的,你就认个错,低个头,你看郭大哥他对我们又两次的救命之恩,我们之前也确实不应该赶他走啊!”炎林并不片帮云伯,反是支持郭晨,但也明面上拒绝了郭晨的提议。

杀了云伯?他心中可从来没有想过会发展到那种地步,云伯自xiǎo就照顾他,对炎家忠心耿耿,在炎家中也受人尊敬,就像一个长辈似的。

“少爷,你这是让老夫我饮恨啊!郭晨少侠他分明是栽赃嫁祸,我云某人对炎家不知是多么忠心耿耿,我怎么可能还向他低头?”

“若是让云某人我低头,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宁死不屈!”説完这话,云伯立即做出了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拔出怀中的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脖子上一抹。

“别——”炎林急声唤道,担心云伯一个错手真将自己喉咙抹一把,这样子自己可是又少了个亲人啊。

然而郭晨却是表现出一副截然不同的态度,满不在乎地甩头道:“云老头,你要死可没人拦你,命是你自己的,而且像你这种卑鄙之人,早就应该死无葬身之地了!”

“郭晨,我谅你是一代好汉侠客,不会向我家少爷出手的,你就尽管向老身出手吧!我云某人宁死不屈,只求我家一命!”云伯提起匕首就要向自己脖子上一刺,好似要以死明志。

处于郭晨和云伯两人中间的炎林一时间也难做出选择,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是好。

“废话少説,云老头,你口口声声説我污蔑你,説我要逼死你这老头子,你以示清白的证据呢?难保是你通风报信,引来了这么一帮强盗!”

这是郭晨説话説得最直的一次,他希望大家都看清楚这云老头的真面目。

“我问你,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你身体抖什么抖,震什么震,是你怕我回来报仇雪恨,还是怕我破坏你一桩好事?”郭晨义正言辞地喝道,根本就不理云老头手中的动作。

“我再问你,这期间你有没有出过去,或者你身上有没有带着一些古怪的东西,用于给那帮军人强盗通风报信!”

郭晨的这些话简直就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林杨云、炎林和柔双等人皆是恍然大悟。云伯在此之前,的确是一味地污蔑郭晨,却是没有从自己身上找一些排除通风报信的证据。

柔双这些天一直与炎林呆在一起,而且在路上的时候,她也一直在马车之中,当然不可能通风报信;炎林是被针对者,更不可能自己找人杀自己吧!

至于林杨云?他是炎林的那位皇兄派来保护炎林的人,在此之前,他自己也是受到了几近致命的打击,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在场就只有郭晨和云伯是没有证据的,云伯实际上就是一个仆人管家,更炎林谈不上什么亲戚,人有的时候为了利益还是会改变的。然而郭晨三番两次地来救下炎林,是坏人的可能性也很少吧!

所以,种种迹象都在表面,云伯是真正的内奸。

“云老头,你就认了吧!要不就给我搜一下身。”郭晨似笑非笑地看着云伯,他倒要看看这个卑鄙的老头子,还要如何翻身。

“少爷,你让他给我搜身,那还不如让老夫死啊,还我清白啊!少爷——”云伯见势不妙,也算机灵,急忙舍弃了匕首,趴在地上抱住了炎林的大腿,苦苦哀求。

炎林一时间説不出话来,云伯从xiǎo到大都照顾他,待他如同亲人,怎么会如此对待自己?但他也説不出郭晨的毛病,郭晨的确是个好人,而且对自己可是有两次救命之恩了,如果帮云伯将郭晨赶走,不就是忘恩负义吗?

“少爷,还请你做出定夺!”

郭晨也不想説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淡淡地説了一句:“xiǎo林,我也不影响你的判断,你自己做决定吧!”

“唉——”炎林到了此刻心中终于是做出了判断,摇头苦笑道“云伯,你自己以示清白吧,要不你就死在我面前,要不你就让郭晨大哥搜身,身正不怕影子斜。”

“这——”此时此刻,云伯终于是再也説不出话来,脸色缓缓凝固了起来,就好似死了干爹是的。

“云老头,説不出话吧,想死还是要搜身啊?”郭晨笑了笑,手中的长枪蓄势待发。

云伯苦笑不已,身形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摇头道:“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让你们看出来了,不错我的确是给那些军人强盗通风报信,你们要杀就杀,我认命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郭晨骨枪一出,无人能挡,“噗嗤”一声,便是撕开了云伯的胸膛,夺了他的性命。

“云伯——唉!”

炎林也不想再多説什么,今天经历得不多也不少,但确实他一生人中最为沉重的一次。可能以前他还是一个天真幼稚的孩子,可现在不是了,他已经看见了这个世界真正的黑暗所在,他得长大了。

南京邦德医院怎样
太原白癜风医院好吗
宝鸡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哈尔滨知名白癜风医院
汕头好点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